姚明当效逍遥子

发布时间: 2019-09-12 21:47:16 来源: 创事记 栏目: 科技贝博游戏平台登录 点击:

在任何时代、任何机构,改革比创业更难,因为创业是白手起家,是从0到1,没有包袱;改革却往往意味着,在拔足奔跑之前,你得先从坑里爬出来,是从负100到1。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马钺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胜利是改革硬通货

改革之难,难于上青天。这一点姚明最近想必深有体会。波兰鼙鼓动地来,惊破了中国篮球伟大复兴的美梦。在家门口儿丢脸还是小事,经此一败,篮球改革的成本和风险势必增加,这才是最可虑之处。

在任何时代、任何机构,改革比创业更难,因为创业是白手起家,是从0到1,没有包袱;改革却往往意味着,在拔足奔跑之前,你得先从坑里爬出来,是从负100到1。

自古以来的改革,无非有两种推进方式来化解阻力,一种推动力是失败,另一种是胜利。前一种消极,这里的消极和“消极自由”类似,就是不做干预,或者无力干预,任由改革对象跌到谷底,各方无利可图,自然会达成底线共识;后一种积极,改革者不剥夺利益相关方,而是用胜利将大家团结在一起,只要能不断胜利,更衣室就不会崩溃,改革之路就能顺利前行。

以失败为动力来推动改革的代表,就在中国男篮隔壁:中国足球。如果不是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中国足球也不会在各项运动的市场化改革中走在前头,甚至归化了外国球员——以中国的政治环境和文化,这实在是一项大胆和超前之举:中国不是移民国家,很多球迷对外援缺乏文化认同感,因此反对他们代表国家出战。不过在艾克森(原名埃尔克森)灌进马尔代夫两球之后,球迷就一片“真香”了。

艾克森

艾克森

篮球可能是因为输得还不够惨——毕竟世界杯重要性不如奥运会——所以论坛里反对归化的声音暂时还是主流。

靠失败来推动改革,这种方式的弊端显而易见,主要是成本太高。整个体系崩盘,然后重建,中国历史上的治乱循环就是如此,所谓盛世,必定发生在大规模战乱之后,付出的代价是人口至少减少一半。

失败之路一旦开始,非到崩盘很难停下。因为失败也有惯性,失败次数越多,惯性越大,一旦这种惯性形成文化,就会变成泥潭,任何创新都难以开展。中国有些大公司就是如此,辉煌过后,不断失败,无法用胜利来激励自己和市场,虽然财报看上去还不错,但显然已经失去了未来。

用胜利来推进改革的优胜之处就在于此。胜利不但是用来买路的“改革货币”,更是一条共同价值观的凝结途径。正如阿里巴巴新任董事长张勇在2017年双十一时所言,“最好的团建方式,就是从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在不断追求胜利的过程中,人心得到凝聚,利益得到照顾,当胜利成为习惯,团结协作、创新求变的价值观自然而然会融入文化血液之中。

张勇在阿里的改革之路,是用胜利来推动改革模式的一个有力的注脚。

我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张勇2007年刚进阿里时担任CFO,后来兼管淘宝商城,创建天猫,打造了双十一购物节,一手做起了阿里的B2C业务,继而担任集团COO,成功带领淘宝实现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转型,2015年5月10日,张勇接替陆兆禧,正式成为阿里CEO——这样的经历就像只用一条命打一款名为‘阿里巴巴’的游戏那样,容错率极其之低,但张勇硬是用这仅有的一条命,把阿里巴巴这款游戏打通关了。”

通关之路,步步惊心。仅仅将阿里从PC端迁徙到移动端这一关,按阿里人自己的形容,便仿佛“在高速公路上将汽车引擎换成波音747飞机引擎”,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匪夷所思的是,张勇的胜利之路似乎看不到尽头。尽管他在接受字母榜创始人马钺专访时曾说,自己也犯过不少错误,但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那些错误没有一个是决定性的。对于张勇来说,胜利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对于阿里来说,胜利则是一种组织方式。

阿里刚刚开完二十周年庆典。和创业之初就跟随马云的“十八罗汉”相比,张勇作为一个阿里人的历史“只有”十二年,资历不算最深厚的。有过跳槽经历的人都知道,如何跟老员工打成一片,是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一位从跨国公司跳槽到阿里的高管曾经告诉我,加盟之初,最难适应的就是团队里的老员工“告状”,他们可能职位不如他,但可以“通天”,和更高层领导的沟通渠道很畅通。

要消除玻璃墙,胜利的次序很重要。改革的通常逻辑是先取得授权再改革,比如王安石从宋神宗手中接过相位,再实施青苗法免疫法等改革措施,这种改革,可以看作是“无本买卖”。而张勇是先从业务入手,取得增量胜利,也就是改革货币之后,再向另一个目标挺进。改革货币积累得越多,容错率也就越高。

改革与其说是力劈华山,倒更像是砸核桃,改革者必须不断让各个层面的参与者尝到甜头,从而获得广泛的支持。胜利就是那些桃仁,但要砸开那些坚硬的外壳,又谈何容易。张勇的睡眠时间,可能是阿里员工里最少的,在阿里内网中,员工给张勇贴的最多的一个标签,是“比我聪明还比我勤奋”。但今时今日再来看张勇,绝对不是简单的聪明、勤奋能概括。他的战略眼光,对阿里的业务的布局,以及在组织和文化方面的思考,已经深刻影响了这家公司。让这家公司变得更丰富和更包容。

由此,也可见马云的牛逼——能够让一个表现形式上跟自己处处南辕北辙的人接班,没有宽广的度量,没有对未来愿景的充分信心,没有讲求实际的现实精神,没有富有预见性的制度建设,这一点很难做到。

必须指出,无论表现出来多大的差异,张勇和马云的底层是相通的。而且,在此基础上,张勇的不断胜利,和马云的逐步放权,乃是相互成就。

马云在告别演讲上说,为了(卸任董事长)那一天,他认真准备了十年,“十年前我提出十年以后我将离开董事长这一职位,内部的同事都认为这是开玩笑。”

没有马云的放权,张勇的施展空间难免逼仄,也正是张勇的挥洒自如,让马云得以从容授权。要知道,获得权力不容易,施予权力,在一个经济体级别的组织里,同样不轻松。

如果说和这个时代的其他改革者相比,张勇有什么地方比较幸运的话,那就是阿里的组织人事不僵化,而价值观驱动力又格外强大,足以克制部门壁垒、个人利益、目光短浅等“病毒”,使组织不至于蜕变为代表官僚意志的利维坦。

组织利维坦化是大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有些中国企业采取比较激烈的措施,把某层组织整体打碎,阿里价值观中的“拥抱变化”也是一种打碎,但不是一次性、大规模的,而是一种持续不断、常态化的“微打碎”,类似于细胞的死去和重生,通过人员岗位的变化,促进组织更新,从而保证了活力。

对于姚明来说,这个问题可能是最棘手的,中国篮协的组织利维坦化程度显然比企业严重得多,就连姚明,也被一些媒体目为“体育技术官僚”。

好在改革的车轮开始转动,中国篮球已经实现了形式上的管办分离,接下来如何推进改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姚明不妨向张勇这个上海老乡取取经。

在失败模式下,所有人都是制度失灵的炮灰,姚明没有选择,只能用胜利来推进改革,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马云的这段话,也许会对他有些激励:“任何团队的核心骨干,都必须学会在没有鼓励,没有认可,没有帮助,只有压力的情况下,一起和团队获得胜利。成功,只有一个定义,就是对结果负责。”

本文标题: 姚明当效逍遥子
本文地址: http://www.huaibeitechan.net/tech/756328.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淮北贝博游戏平台登录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阿里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受邀任哈萨克斯坦高科技顾问美财长姆努钦:Facebook的Libra距获美批准还有很长路
    Top